落马后仍习惯于说套话慌话 贪官忏悔如出一辙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0-04-25  浏览次数: 44

 前安徽省卫生厅副厅长尚军涉嫌受贿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被提起公诉,这位六年间从副科级升至副厅级的女贪官发表了她的忏悔录,认为自己落马最根本的原因是“放松了对世界观的改造,放松了廉洁自律这根弦,放松了自我约束,法制观念淡薄!”
  如出一辙的忏悔录

    前北京市交通局副局长毕玉玺的忏悔录:长期不认真学习,党的基本理论和党纪国法淡薄。

    前湖北省黄石市市委书记陈家杰的忏悔录:虽然曾任政法委书记,但从未认真学习过法律,是一个十足的法盲。

    前黑龙江牡丹江市阳明区法院执行庭庭长王启善的忏悔录最搞笑:我虽为法官,却是一个不懂法不守法的法盲。

    纵览贪官落马后,似乎有几个共性:一是大多要写忏悔录,二是版本雷同,都习惯性说大话、说套话、说慌话,忏悔录犹如在台上时的工作报告,即使死到临头依然本色不改。

    为什么要写忏悔录?鸟之将死,其鸣也哀,对自己造的孽忏悔。但也不排除部分贪官利用忏悔录为自己开脱。

    这种谎话连鬼都不会相信。

    自古以来,即使一介村夫,也都知道杀人偿命的道理,更何况是厅长、局长、庭长和书记,他们比老百姓更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合不合法,他们比老百姓更清楚收了黑钱是不是犯罪,他们甚至清楚到十万是什么概念、二十万又是什么概念。

    贪官总说自己是法盲,也许连他(她)自己都不相信。说是法盲,倒不如说是钱迷、权迷、色迷,贪官因为钱、权、色蒙住了眼睛,而置党纪国法于不顾!

    腐败问题也许并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它牵涉到个人品质、社会风气、监督机制等多方面因素,记者曾请教过一位学者:“明明知道下场会很惨,贪官为何还是敢伸手?”学者答,侥幸心理,贪官往往觉得自己的运气不会那么差,伸手就必会捉。

    学者也是一家之言,但从这些忏悔录可以看出,贪官习惯性说大话、说套话、说谎话,这也是他们走向毁灭的一个因素,死到临头还在说大话、说套话、说谎话,怎么指望他们在台上时还能说老实话、办老实事呢?。
 

热点信息
校园风景
版权所有 © 中共江苏师范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江苏师范大学监察处
电子邮件:jiwei@jsnu.edu.cn 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