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选登《耳朵 》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0-04-24  浏览次数: 41

 

在市委大院,王秘书之所以能成为王秘书长,他的耳朵功不可没。

上午,王秘书刚在厕所蹲下,耳朵中便传来一阵深长的呼吸,如太极高手般不急不躁——书记亲自来出恭了。书记轻易是不上这楼梯间的厕所,因为位置只有一个,这会儿一定是刚散会内急才屈尊将就的。王秘书立马扎上裤子,轻松地同书记点头,只等书记一入厕,立马飞奔下了楼,向大院内的公厕冲去。

下午的会议落实市委8号文件,王秘书左耳夹铅笔,右耳夹着钢笔,错了用铅笔改,重要的用钢笔打线。别的同事会议记录是胡子眉毛一把抓,王秘书则层次分明,重点突出,整理起来一点也不费事。

晚上,部门工作餐,领导们都在隔壁小食堂碰头。

山中没了老虎,猴子们便活泼异常,小声议论起主任昨晚被泼夫人扇了一耳光的事,恰巧王秘书也在场,他就一本正经了:“别瞎说,主任那脸保不定是让老婆打蚊子捎带上的,主任老婆特贤惠,天天给主任赶蚊子呢!”完了王秘书还长叹一口气,要是我老婆也天天给我赶蚊子就好了。其实王秘书这气是叹给主任听的,刚才乱糟糟中王秘书恍惚听见有小碎步移过来,跟着便是主任惯常的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声。

过了不久,王秘书便成了王秘书长,成了长的王秘书更忙,一忙就躺到了医院的床上。那天护士正给他扎针呢,王秘书长却硬撑着要下地,因为从走廊尽头传来了错落有致的脚步声——是书记亲自来看他了,这一亲自就让王秘书长泣不成声了,感动吗!

这天,王秘书长刚迷糊一会儿,耳朵传来怯怯的脚步声,王秘书长不耐烦地冲护士一挥手,意思是不见,接着啪的一声摔上病房的门闭目养神。

过了好一会儿,护士探进一张笑脸。

“走了?”王秘书长问。

“走了,”护士一甩头:“可倔了,那老头骂您兔崽子呢!”

“什么,他骂我兔崽子?”王秘书长一愣,只有他爹才敢这样骂他呢,王秘书长扑向窗户,楼下一老爷子正愤愤然地仰天大骂,真是爹呢,王秘书长一拧自己耳朵,邪门了,怎么自己亲爹的脚步声却听不出来了?

 

热点信息
校园风景
版权所有 © 中共江苏师范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江苏师范大学监察处
电子邮件:jiwei@jsnu.edu.cn 管理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