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选登《袖珍村官》

文章作者:  发布时间: 2010-04-25  浏览次数: 29

 

 
 
 山里人如同一群惊枪的兽,不是吴琼喇叭里那一通喊,早乱了套,说不定现在就已经出了事。这雨来势凶猛,山沟里活了八十多岁的老人也不住口地唠叨,没见过,从来没见过!
 
 大雨依然毫无通融的余地,没命地倾泻。山窝窝变成了一个湖,正伸着舌头疯狂地舔食他们的村庄!一双双无助的眼睛盯着年轻的党支部书记吴琼。平时真没拿他当回事,大伙眼瞅着他长大的呀。而现在,他成了五百多号人的主心骨。吴琼沉着地指挥群众边往高处撤,边由各组的头儿查点自己管辖的人口。还好,幸亏发现得及时,村子里的人都安全撤离,还抢出了一些细软。刚才还守着各自的房子失声痛哭不肯离开的老人们,现在都捏了一把汗:糊涂呀,舍不得顶什么用?你就是当真与房子同归于尽,小旱沟该淹也还是得淹!
 
 人们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生活多年的小村落。洪水不断上涨,低矮处的几栋屋子像醉汉似的三晃两晃,软瘫在了水里。吴书记阿,不教你……人们的目光里有依赖,有敬佩,有感激……嗯?吴书记,咱们吴琼书记哪里去了?
 
 干部们马上喊话:“吴书记!”没有。五百多口人,单单少了年轻的党支部书记吴琼!
 
 半个小时前,他还站在高处,宣布全村人撤离的路线和注意事项,现在他哪里去了?
 
 有人失声喊:“可坏了!刚才吴书记只顾着大伙,他家炕上孵着两百只鹅蛋,眼看出壳啦!”
 
吴琼这两年运气不好,妻子久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了债。今春,他找到一项养鹅的脱贫门路,已经孵出过一批小鹅,很成功,眼看这一茬又要出壳,却赶上水灾。作为支书,他忙着组织抢险、撤离,根本顾不上自己的鹅子,如今人都撤走,他准是想起了鹅蛋,那是他的盼头啊。
 
 吴书记尽管住得高一些,然而,那洪水一眨眼一个层次,抢鹅蛋仍然要冒着极大的危险!人群中悬起五百多颗心,关键时刻还得是干部,刚才要不是他,指不定谁已经做了水鬼。如今他腾出时间抢他的财产去了,应当派几个精壮的劳动力帮他!然而,吴琼下过死命令,一律往北山顶上撤,谁也不准开小差。于是,村主任还是迅速把队伍拉到了北山顶。
 
 来到北山顶,才发现,全村人其实是被洪水包围了,北山的北侧是一条很深的山涧,下面也正呼呼地涨水。想活命,得有人跳过对岸,弄来木头搭桥,全村人通过便桥。那边的山坡高,只要到达那里,人们就彻底安全了。
 
 山涧大约有4米宽,平常小青年在沙坑练跳远,有不少人轻松超过这宽度。可现在他们心里却没了底:万一跳不好,跌到山涧里去,有一百条命也得扔一百条!大伙你看我,我看你,干扎煞手没主张。
 
“吴书记哪去了,他得拿个主意啊。”村主任有些不高兴,这么紧急的关头,你当支书的不在场,就是为了自家的两百鹅蛋?就算抢出来,你又怎么拿得了!
 
忽然有人记起:“吴书记刚才找三膘子,他是不是救三膘子去啦!”
 
对呀,刚才没谁把三膘子当人,现在数数,还的确少了个他。三膘子弱智,50多岁了还不知自己姓什么属什么。吴支书已经哄得他上了路,怎么又不见了呢?肯定那傻东西不知洪水厉害,趁人不备,又溜回家去睡觉啦。这么个人,活着也白浪费口粮,淹死倒是少遭罪……吴书记抢鹅蛋还情有可原,救他可真不应该,为一个傻子搭上一个支书,亏大发了!
 
 正在这时,眼尖的一指:“来了!”大伙一看,果然是吴书记,他浑身泥水,正搀架着三膘子,一步一踉跄地朝这边奔来,吴书记的塑料雨衣披在了三膘子身上,我们年轻的支部书记,他压根儿没想到自己的什么盼头,他心里装的是一条人命!
 
 村主任虎着脸迎上去,大骂三膘子:“怎不淹死你灌死你呛死你,你这尽教别人操心的废物!”又对吴琼埋怨道:“吴书记你也是,派个人找找不就得了,这当口,也不掂掂哪头沉。”
 
“哪头沉?一个袖珍村官,就比他沉了是不是?他不是共和国公民啊?”吴琼一脸严肃,“派别人,敢担保把他弄过来吗,谁比我最摸他的脾气?支书是最小的官儿,咱村怕又是全国最小的村子,无足轻重吧?可这里有党。有共产党在,就没有眼睁睁地看着群众去死的先例!”
 
 听到这话,好多人感动得失声大哭,几个小青年顿时有了胆量,先后跃到了山涧那边……
 
热点信息
校园风景
版权所有 © 中共江苏师范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江苏师范大学监察处
电子邮件:jiwei@jsnu.edu.cn 管理入口